小时候,我最喜欢的是过年和赶会。小伙伴们在一起总是掰着手指头算计什么时候过年,还有多少天逢什么会。因为过年可以穿新衣服、吃饺子,还能放鞭炮。而赶会呢,除了能买许多好吃的外,还能买许多小玩意,看许多景,如看跑马大戏,看打拳的,看洋片什么的,特别好玩。
  我家近处只有两地逢会,一个是四月八的丁屯会,距我家有七八里地。一个是九月二十八日的赵庄会,距我家只有三里路。每年到了逢会的这天,爷爷总要领着我去赶会,给我买好吃的和我喜欢的小玩意等,心里美滋滋的。
  记得在我十多岁的时候,大概在1960年左右,那一年的四月八会令我一直不能忘怀,时至今日,仍记忆犹新。
  像往年一样,到了四月八日这一天,吃过早饭,爷爷便领我去赶会。出了大门就碰到许多小伙伴们跟在大人的后边或跑在大人的前边,蹦蹦跳跳、说说笑笑的去赶会。到了村头的路上,赶会的人就更多了,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推车的、挑担的、牵牲口(多是生产队)的,一伙伙、一群群向丁屯走去。还有去烧香还愿的,相媳妇见面的,各有所图不一而足。人们虽穿着不同,衣衫褴褛,但大部分人尤其是年轻媳妇大姑娘小伙子穿着还是比较新崭和干净的。都是有说有笑的向丁屯方向赶去,不知不觉的也就到了会上。
  丁屯会是在一个既南北又东西的一条基本干涸的大沟里逢的,说是沟其实较宽阔,有时洼处还有水。这地方逢会人再多也容得下,人再多也不显得多,沟里沟外都是人,沟上沟下都有生意。会上生产资料及夏季用品生意最红火,什么杈把扫帚扬场锨,碌碡廓子使牛鞭,犁耙绳索手推车,耩子锄头扁钩担,镰刀磨石席荚子,蓑衣泥抹草编等等,都是生产队、庄稼人的必备之品。因割麦前就这么一个会,这些生产资料及夏季用品,是家家必买,人人必备的物品,因此销货量非常大。再就是儿童玩具,也是一大亮点,如规格各异的画彩小泥壶,大小不等的红色或粉红色的小谷斗箢、关公刀、小花车、货郎鼓、小棒槌(也叫花儿棒槌)等等都是儿童喜爱的玩意,也是大人必买的东西。再就是说书的,唱戏的,耍把式卖艺的,玩皮影的,玩洋片的,喊街的,说花相的等等,可以说是陆行八道,五花八门,三教九流基本全有。
  到了会上,已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了。黑压压的人流摩肩接踵,南来北往的,东拐的,西去的潮水一般。脚步声,叫卖声,喊叫声,说笑声,问候声,撞击声,声音嘈杂,挎箢的,提篮的,肩扛的,手提的,拥拥挤挤,树荫旁,茶棚下,街门口,巷陌处皆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