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40年代初,正是抗日战争最为艰苦的岁月。那时日伪猖獗,兵荒马 乱,匪盗横行,民不聊生。有些地痞流氓,乘机啸聚山林,他们不去抗击日 寇、报国救民,而专干打家劫舍、欺男霸女、鱼肉乡里、祸害百姓的勾当,被 人们称之为“马子”。 1941年秋后的一天,临沂城南的大丁庄村里突然来了一伙自称是临沂宪兵 队的人(实际是神山土匪王廷九的人,人称“西马子”),说是要抓八路军, 抓民兵,抓抗属。他们个个端枪提刀,气势汹汹,进村见人就抓,逢户必劫。 祸从天降,一时间平静的村庄像炸了锅,大街小巷鸡飞狗跳。老实的村民 人人自危,个个害怕,以为是鬼子进村了,东躲西藏,呼爹喊娘,白色恐怖笼 罩了村庄。马子的恐吓声,老人的哀告声,孩子们的哭喊声,还有不时的鸣枪 声,让人心惊胆战,不寒而栗。不多时,全村就有几十个人被抓,全部集中在 村西头一户村民的宅院里,四周站满了岗哨。在被抓的人群里就有诸葛元义。

    诸葛元义时年40岁左右,是一名出家道人,在村上看庙。他无地无房,一 贫如洗,但为人正直善良,深受村人信赖。 诸葛元义站在院子里,打量了一下被抓的乡亲。他们中有男有女、有老有 少,人人面带惧色。不经意间,他看到了一个特别熟悉的身影,不由心里一 惊:“啊, 他怎么也被抓来了?他可是明天要结婚的新郎官啊!”他就是诸葛元义的徒弟孙九则。 孙九则这时也看到了师傅,并很快挤到了师傅跟前,说:“师傅,您也被 抓了?”师傅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孙九则可怜巴巴地望着师傅,小声 说:“师傅,我该怎么办呀?明天……”师傅摆摆手,没让说下去。他告诉徒 弟:“别怕,有师傅在。” 不大会儿,一个外号叫“聋子”的村人,领着马子头目来到被抓的人群 中,指认谁可留谁可放,但并没有说谁是八路,谁是民兵,谁是抗属,只是说 谁家有钱,谁家有粮,明摆着是为钱财而来。 聋子领着马子头目来到诸葛元义面前。没等马子头目问话,诸葛元义就主 动说:“我叫诸葛元义。”又指了指身边的孙九则:“这是我的儿子,俺爷俩 不能都在这儿。

    你们叫年幼的出去,我跟你们走。年幼的出去兴许能操持点钱 来孝敬你们!”马子头目问聋子:“他说的是真的吗?”聋子迟疑了一下,连 说是真的是真的。聋子清楚地知道诸葛元义是个出家道人,没有钱可榨;他也 知道诸葛元义与孙九则是师徒关系,并非父子关系。既然诸葛元义说是父子关 系,就算是父子关系,反正两个留下一个得照样拿钱,你不拿他拿。于是徒弟 孙九则被放走了。 师傅诸葛元

[1] [2] [3]  下一页